当前位置:首页舆情快报舆情专报“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舆情专报】“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巡回法庭宣告21年前因“强奸妇女、故意杀人”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无罪。随着事件信息的扩散,该案件错综复杂、历时时间长、如何赔偿和追责等成为该事件的主要关注焦点。

本果公司舆情分析团队从舆情角度出发,对围绕该事件的网络舆情发展态势进行了定量定性分析。

一、舆情事件过程概述

新华社沈阳12月2日电(记者罗沙、白阳)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最高人民法院判文件。(图片来源:新华社)

持续时间长达21年的“聂树斌案”大致梗概如下:

1994年,聂树斌因被怀疑奸杀女工康某而被抓,之后被判处并执行死刑。2005年,逃犯王书金被抓获,王书金供述其曾多次强奸、杀人,承认自己是奸杀康某某的凶手。此案经媒体报道,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2007年起,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父亲聂学生、姐姐聂淑惠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多个部门提出申诉,请求宣告聂树斌无罪。

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应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异地复查,并要求复查过程依照法律规定公开,充分体现客观公正。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审查。

聂树斌母亲从山东高院拿到延长通知书。(图片来源:京华时报)

最高人民法院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复查意见进行了审查,于2016年6月6日做出再审决定,提审聂树斌案。

2016年12月2日,聂树斌以无罪宣告案件审理终结。

新闻媒体强烈关注“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12月3日出版的《新京报》、《华商报》、《北京青年报》、《南方都市报》等境内媒体在头版以图片新闻等形式报道了该事件。

二、事件总体舆情分析

从舆情数据反映的舆情热度看,北京本果的舆情数据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12月2日至12月5日,“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引发的网络舆情信息发布量高达146万!网友在微博、微信上对该事件的讨论热度很高,对新闻信息的跟进参与程度也很高。把该事件相关的信息发布(不含评论)量进行统合分析,形成如下趋势图。

图1.“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舆情关注度趋势图

(注:单位:条,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2月2日至12月5日)

从舆情走势及驱动事件看,12月2日上午,新华社发布最高法宣判消息,新闻媒体、网络大V争相报道,网友围观热情高涨,事件引发的讨论热度越来越高。12月3日,传统媒体开始大规模介入报道该事件,回顾文章、评论文章相继出现,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事件自发生次日(12月3日)开始,热度逐渐下降,至12月5日,热度减弱至事件发生当日热度的约十分之一。

结合该事件的性质和热度,事件涉及的国家赔偿、官方追责等都将成为社会近期讨论的焦点,加之该事件背后涉及到的一系列责任问题不断被报道,初步判断该事件的舆情态势会在近期逐渐走弱,但仍会有一定量的信息出现;未来出现事件追责和赔偿进展等被披露时,其舆情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图2. “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舆情信息类型分类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2月2日至12月5日)

从舆情信息类型分类看,监测期间,共有相关舆情信息1459989条。在报道媒介上,微博信息占比最多,约占92.7%;新闻信息次之,为6.5%;论坛类信息量占比最少,为0.8%。

微博信息的高占比反映了自媒体端网友的强烈关注和积极参与,4天之内,微博话题#聂树斌案#吸引了高达7000多万人次的参与。

三、新闻媒体观点

“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媒体发布的新闻评论观点主要集中在司法正义、舆论反思等方面。以下是媒体评论摘要:

1、新华社:21年冤案平反 正义如何才能不再“迟到”?

最高法负责人表示,从聂树斌案可以看到,有很多深刻教训值得审判机关认真汲取,必须强化人权保障理念、程序公正理念、证据裁判理念、互相制约原则和有错必纠理念。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要进一步探讨造成冤错案件的原因,不能简单地把冤错案件归结为当时的历史条件。必须通过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加强对冤错案件的源头治理,这样才能进一步规范司法机关的侦查和审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卞建林说。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王敏远认为,最高法在聂树斌案中采取的异地复查、直接提审等形式,对于解决久拖不决的疑难案件而言是很好的办法。“这个做法值得肯定,以后能不能上升为程序性规定,是可以期待的。”“我相信,对这个案件中负有责任、具有重大过失的人员,司法机关是一定会追责的。至于具体如何追责,追什么样的责,要根据具体的调查情况来定,现在下定论可能还为时过早。”王敏远说。

2、《人民日报》:正义永恒

司法机关既要尽最大努力有效避免冤假错案,又要勇于纠正已经发现的冤假错案。聂树斌案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对这类历史疑案,应该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考虑当时的执法理念、执法条件、执法水平,不纠缠于细枝末节,但对其中关系到案件基本事实是否能够认定、基本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的问题,应该态度鲜明、不回避、不含糊,切实贯彻疑罪从无原则。

“聂树斌案这块硬骨头都啃下了,还有什么冤假错案不能被纠正?”旁听宣判的一位法学教授说。由此可见,聂树斌案再审改判提振了人们对防范和纠正冤假错案的信心,提振了人们对全面依法治国的信心,必将在全社会产生信仰法治、信赖司法的正能量。

“正义永恒!”这是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对聂树斌案而言,正义的确来得太不容易了,但正义不会缺席。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每一起冤假错案的纠正都将为社会公平正义作出新注解,每一个个案正义的实现,都将为司法积累更大公信力。

3、《新京报》:聂树斌案追责,不要变成一笔糊涂账

聂树斌案追责,首先是要落实办案者个体的责任,让每一个错案责任人都要受到相应的处罚。聂树斌案21年的纠错经历可谓蜿蜒曲折。即使在错案显露端倪后,还有人为逃避追责、保住位子,维护既得利益,千方百计地阻挠案件的复查和纠正。不当的权力干预也被猜测是导致此案长期得不到纠正的重要原因。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无论是极力阻止法院纠错的政法部门的高官,还是那些因“听话”而不作为的具体负责者,如今都应该承担阻碍聂案纠错的法律责任。

最后,也希望聂案的追责不要混淆党纪政纪处分与法律追责的关系,不能以党纪、政纪处分替代司法追责。实际上,严重冤案的背后,往往潜藏着严重的渎职犯罪或其他刑事犯罪的可能。在聂树斌案已尘埃落定之后,对办理此案过程中,依据线索,凡是有刑讯逼供、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和玩忽职守等嫌疑的,必须纳入是否构成犯罪的刑法考量,而不能先定下一律不做犯罪处理的调子。

现在舆论的关切在于,如何不让聂树斌案追责变成一笔糊涂账。聂树斌案时间长、影响力大,纠错困难重重,也因此,冤案追责才更有标志性意义。司法的权威不仅仅在于为冤案平反,依法全链条追责,与正义而言同样不可分割。

四、网友跟进及观点

统合分析网友对“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发表的观点和看法,去除无关、无效信息,对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简要梳理,结构对比如下:

图3. “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网友观点分布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统计分析,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2月2日至12月5日)

微博网友对事件的讨论截图。

(一)、认为要严惩造成此冤案的办案人员,追究其法律责任:

@星稀月朗:这就是历史了。应该把相关的官员,司法人员一并记录。

@ChangRay丶:当年的公检法可以追究责任了吧

@孤独的撒哈拉沙漠:那些错杀他的人怎么处置的?误判的人怎么处置的?

@有点小坏的彭大帅:当年诬告他的办案人员应该如何处理体现国家法治的公正,求更进!!

@江南宋仲基:当年判刑的不应该受到惩罚吗

@赤丹正心:能够平反冤案,说明法治也正在进步!最后希望严惩当年冤杀良民的狗官!

(二)、敬佩聂母奔波23年为子伸冤的坚强精神,为聂家的遭遇感到悲痛:

@婠婠与果果:心酸的同时也看到了社会的阴暗面,聂妈妈很坚强

@假装森男:他父母这二十多年过得多么不容易,多么伤心难过,希望他父母长命百岁健康!

@你的郭也爷:聂母应当是最清楚真相的人才对,而聂得以昭雪也正是由于聂母的坚持

@湖边的陌生人:聂母当得起中国法制健全司法公正的推动者一名!

(三)、认为司法机关和社会要以此为戒,严防此类事件重演:

@北方汉子的邮局:也就是近些年自媒体多了,这些冤案才得以昭雪,随着网络发展希望这样的事件别再发生了!

@古曼童ze:作为司法工作者,一定要把公正和事实放在首位,保证司法公正,才能为依法治国保驾护航

五、事件舆情启示

“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事件由于冤案性质和复杂过程等因素受到舆论的强烈关注,本果舆情对事件发生后4天时间内的舆情走势和节点事件进行密切关注,分析了该事件引发的舆情后发现:

第一,舆情过热反映出公众的担忧和期待。事件发生当日的舆情热度就高达近90万的舆情事件非常罕见。可以发现,一方面,事件舆情体现出公众对此类事件(终审前)的高度怀疑态度和不安全感,人们担心此类冤案离自己还有多远,是人们设身处地考虑自身安全的忧虑,这一点尤其在网友的意见中更明显;另一方面,体现了公众对司法正义的渴望和追寻,案件申诉时间之长更加重了人们对最终正义的期待之迫切,“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是新闻媒体的报道态度中的主流。

第二,舆论对追责呼声高涨,建议及时跟进。可以发现,网络舆论的一大部分观点是要求对当年负责聂树斌案的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的。根据相似案件引发的次生舆情来看,司法机关要重视这种舆论呼声,及时跟进来回应公众关切,否则会给社会一种不痛不痒的追责印象,对平息事件舆情并无益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