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舆情快报舆情专报“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舆情专报】“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2016年11月15日,有新闻媒体报道称,石家庄中院依法将2015年故意杀人的贾敬龙执行死刑。关于因反抗强拆而杀人的贾敬龙被判处死刑、被执行死刑事件相关消息在网络中引发强烈关注和争论,舆情关注焦点集中在贾敬龙是否罪该致死等焦点话题。

本果公司舆情分析团队从舆情角度出发,对围绕该事件的网络舆情发展态势进行了定量定性分析。

一、舆情事件过程概述

贾敬龙系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与其父母共同居住于该村南华路6号。

2010年11月10日,南华路6号户主贾同庆(贾敬龙之父)与村委会签订同意拆迁协议。但贾敬龙拒不听从其父母及女友等人的规劝,不同意从旧房搬迁。

2013年5月7日,北高营村村委会按照统一拆迁规划以及事先与贾敬龙之父贾同庆签订的拆迁协议,对贾同庆家的旧房实施拆除,导致双方发生冲突。贾敬龙遂对该村党支部书记何建华产生怨恨,并预谋对何建华实施报复。

拆迁现场。(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5年2月19日(大年初一),贾敬龙来到春节团拜会会场,持射钉枪当众朝从主席台上给群众拜完年走到台下的何建华的后脑部射击,射钉贯穿何建华颅脑,致何建华颅脑损伤死亡。当日,公安民警赶到并将贾敬龙抓获。

2015年11月2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贾敬龙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贾敬龙提出上诉。

2016年5月1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以上综合观察者网)

2016年10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对贾敬龙杀人案的死刑核准裁定书。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法学教授何海波、北京理工大学的法学教授徐昕等学界人士均认为贾敬龙罪不至死。

2016年10月21日,斯伟江等中国学界和法律界人士起草《贾敬龙故意杀人案死刑停止执行申请书》,呼吁刀下留人。

贾敬龙案最新进展: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真相是什么?

贾敬龙临刑前做的诀别诗。(图片来源:北京时间)

2016年11月15日,新华社报道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

二、事件总体舆情分析

从舆情数据反映的舆情热度看,北京本果的舆情数据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11月10日至11月16日,“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引发的网络舆情信息发布量高达22.6万!网友在微博、微信上对该事件的讨论热度很高,对新闻信息的跟进参与程度也很高。把该事件相关的信息发布(不含评论)量进行统合分析,形成如下趋势图。

图1.“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舆情关注度趋势图

(注:单位:条,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1月10日至11月16日)

从舆情走势及驱动事件看,事件自10月下旬最高法核定贾敬龙死刑后开始升温。11月11日,随着执行死刑日期的临近,社会尤其是律师、法学学者对判决发布见解,带动了网友的围观和媒体的报道,事件引发的讨论热度越来越高。11月15日,石家庄中院对贾敬龙执行死刑,结果的公布和最高法官方微博对“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的回应都吸引了大量媒体和网友的关注和跟进。11月16日,事件相关信息量衰减严重,事件舆情热度大大降低。

结合该事件的性质和热度,事件原因和量刑都成为社会近期讨论的焦点,在各方讨论、官方释疑、事件完结后,初步判断该事件的舆情态势开始走弱;但未来出现相似或相关事件时,该事件作为案例出现的关联舆情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

图2. “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舆情信息类型分类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1月10日至11月16日)

从舆情信息类型分类看,监测期间,共有相关舆情信息226092条。在报道媒介上,微博信息占比最多,约占88.1%;新闻信息次之,为11.6%;论坛类信息量占比最少,为0.2%。

微博信息的高占比反映了自媒体端网友的积极参与,尤其是对律师、法学大V的微博内容的围观和讨论。

三、新闻媒体观点

“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以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媒体发布的新闻评论观点主要集中在司法量刑、舆论对司法的影响、舆论反思等方面。以下是媒体评论摘要:

1、《环球时报》:莫让舆论场成为中国的“最高法院”

最高法最终下达对贾敬龙执行死刑的命令,这应当说是法律在舆论面前的一种坚持。网上一些人的逻辑很简单:村里强拆就是作恶,贾敬龙杀村支书则是除暴惩恶的英勇行为,这是“官逼民反”。而真实案情却与此大相径庭。法律只尊重事实,而不会对部分人的情绪进行迁就。

中国正在致力于全面建设法治社会,总用意识形态的框框去套一些重案,对应网络时代特殊的“政治正确性”,是无论如何要不得的。那样的话,互联网主导的“道德法庭”就将成为中国的“最高法院”,舆论场的好恶将代替法律的专业性,谁粉丝多且有号召力,谁就成了“大法官”。

此案告诉我们,舆论人士介入具体案例的审理应当十分慎重,因为我们对案情的掌握很可能不足以支持我们表达断然的处理意见。以为自己在道德上甚至专业上比法官们高出一筹,这样的假设常常会成为陷阱。谦逊和敬畏之心所有人都要有,法官们要有,舆论人士也要有。

2、《法制日报》:贾敬龙案,让舆论谦抑缓解纠结之痛

拆迁是当下中国复杂的社会现实下极为棘手难解的课题之一。一方面,期待通过拆迁“一夜致富”是大多数普通国人的普遍想法,这是人性的弱点,很难指责;另一方面,面对拆迁难题,一些基层干部简单粗暴的做法也使这个难题更加无解。但在贾敬龙案中,最高法的法官也指出,村委会主任何建华的做法确有不当,但这不是贾敬龙藐视法律、肆意杀人的理由,也不能成为对贾敬龙杀人行为从轻处罚的情节。这也就说明,何建华的行为并不构成司法实践中由于受害人有重大过错而导致被告从轻减轻处罚的理由。

这些年来,司法与传媒的关系时时纠结,经过了多少案件的考验,仍旧相互试探着底线,按理说彼此都清楚边界在哪里,只是司法在日渐成熟,而媒体总是拒绝改变,一次次顽固地重复错误,这好似抗争而且越发任性。也许舆论在司法面前保持一点谦抑,是让彼此间关系不再纠结下去的出路。

3、搜狐:世间再无贾敬龙,舆论对立仍持续

既然贾敬龙已经死刑执行完毕,再来叩问死刑上的悬疑,似乎意义不大。但是就一般意义而言,更多的人从贾敬龙的遭遇中会读出非常庞杂的信息,关于死刑的公平公正,关于司法与行政的关系,关于在不同人群那里强度悬殊的舆论,类似的疑惑肯定不会彻底消失。

世间已无贾敬龙,然而司法权力调整下的阶层关系仍旧存在人世。每一个人或许都能从贾敬龙的命运中,透视出现实图景,细致地观察到自身在这个图景中的现实位置。所以,贾敬龙死后,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如何走近人情,而不知冰冷的工具,理应受到深思。

总之,贾敬龙死刑问题在舆论上引发了显著的分歧,一种死刑陷入了社会阶层的各自表述中,到底是妄议判决还是追求司法论证,难以调和。到底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还是不杀不足以平官愤,成为一道越来越尖锐的选择题。而它昭示的那些冲突与对立,非常让人担忧,这就是贾敬龙之死不能止息纷争的原因。  

四、网友跟进及观点

统合分析网友对“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发表的观点和看法,对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简要梳理,结构对比如下:

图3. “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网友观点分布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统计分析,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11月10日至11月16日)

微博网友对事件的讨论截图。

(一)、支持法院判决,认为贾敬龙故意杀人,影响恶劣,判处死刑合理:

@大连海事小强:真的很高兴看到最高院没有被舆论所左右

@森罗烈焰:充分体现了法律的尊严和权威不容践踏,不论涉及到谁,都没特殊化!

@祭奠跑掉的青春:确实罪该至死,这分明就是故意杀人,罪大恶极,判决没有问题!

@丸子头行手:法律是法律,人情是人情,我们不能用道德标准左右法律的公正。

@兔兔兔兔兔叽叽:法制建设的基础就是认罪伏法,其次才是考虑情节,感情有温度但是代替不了法律严肃。

(二)、认为故意杀人要处理,农村拆迁等社会问题也要关注、妥善解决:

@WalkerYS:杀一个人简单,反思才重要。行政强制命令的逼迫前线干部跟利益相关的群众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事发生很正常。而发布强制命令的领导不会得到任何责任和惩罚。法律是预防阻止犯罪,惩罚犯罪说明法律并没有应有的作用。

@猫恰灰-破茶杯:有很多无奈吧,当他确实找不到其他方法解决问题的时候,除了杀人他还能想到什么? 如果法律够公平够完善,执行又没阻力的时候,能减少多少悲剧?

@千寻0404:杀人的和被杀的双方都有罪!那个何建华虽然罪不至死,但是绝对不是干净的主,讽刺的是他儿子竟然又成了书记,真是万恶的中国社会啊!推荐各位去看贾樟柯的新电影《天注定》,一样一样的。

(三)、认为判处贾敬龙作案事出有因,判处死刑量刑偏重:

@余松010:希望最高法、最高检及当局看看汹涌民意,想想为什么老百姓会问谷开来为什么不死,而贾敬龙必须死?想想官民矛盾,想想怎么实现司法公正。

@鹏鹏在戒色:尽管埋下复仇的种子吧!

五、事件舆情启示

“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由于死刑日期的临近而受到舆论的强烈关注,本果舆情对该死刑执行前后的7天时间内的舆情走势和节点事件进行密切关注,分析了该事件引发的舆情后发现:

第一,舆情过热的原因源于争论,争论源于量刑。贾敬龙是否蓄意杀人、杀人原因是否影响死刑判决等问题成为学者和网友讨论该事件的焦点所在,说到底还是人们对贾敬龙是报仇雪恨还是杀人狂魔两种人格和形象的争论,并大致形成了两个舆论阵营,这集中反映了人们对暴力拆迁和抗拆暴力话题的焦虑,这种焦虑在量刑问题上再度凸显。焦虑情绪促使人们密切关注该事件的发展走势,关注贾敬龙的身家性命,并积极参与到相关话题的讨论。走高的舆情热度就是人们焦虑情绪的写照。

第二,官方及时的回应和充分的解释减少了负面舆情的堆积。最高人民法院和石家庄中院都对贾敬龙的量刑和行刑进行了通报和解释,这反映了官方面对舆论追问的耐心和自信,正是这种积极的互动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网友的认识,澄清了部分争议,也减少了负面舆情的多重堆积。

第三,农村基层治理问题应得到足够重视。案件源于农村拆迁问题,近几年,农村基层干部的“压迫”式治理和群众不得已“抗争”的事件屡次发生。贾敬龙被判死刑事件警示我们:要清除农村相关暴力问题,就应从解决问题的根源着手,优化干部治理方式,倾听群众合理诉求,妥善解决拆迁等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矛盾。总之,消除、根治舆情尤其是负面舆情的根本之道,是解决产生负面舆情的根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