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舆情快报舆情专报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舆情专报】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一、近期事件概述

继全国多地小学发生“毒跑道”致学生流鼻血、呕吐事件之后,北京市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以下简称“白云路小学”)的疑似“毒跑道”被曝光后成为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新的舆情引爆点,与其他相关事件叠加在一起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

(一)白云路小学疑似“毒跑道”事件

5月26日,在北京市西城区的白云路小学,先后有10位家长替孩子请假,原因均为“流鼻血”。

6月3日,西城区教育委员会发布回应称启动施工核查倒查机制,在检测结果出来之前,学校操场停止使用。

6月12日,西城区通报白云路小学教室空气及操场检测结果:除一间音乐教室甲醛超标外,其余教室空气和塑胶操场检测样本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西城区表示,虽然操场检测合格,但异味依然存在,为学生安全起见,仍将进行彻底整改。(据《京华时报》)

6月12日,央视《新闻1+1》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对北京市白云路小学塑胶跑道检测“符合国标”的结果提出质疑。

官方“符合国标却依然有毒”的言论引发争议和争论。6月17日,西城区教委对白云路小学操场进行全场拆除。

6月22日,白云路小学的跑道质量与教室室内空气质量第三方检测结果公布,与之前检测的结果大相径庭,该校已被拆除的塑胶跑道有两项指标被检测出有问题,被采样的16间教室的室内空气中,甲醛全部高于参考限值。(据财新网)

(二)其他“毒跑道”相关事件

6月8日,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实验小学有学生出现不同症状的反应:鼻痒、流鼻血等。家长们怀疑这与学校去年翻建的塑胶操场有关。

6月14日,央视《经济半小时》记者对北京市平谷区第六小学的塑胶跑道进行了调查报道。

6月21日,央视《经济半小时》对河北省沧州、保定等地的“毒跑道”生产加工场所进行了曝光。“用工业废料 窝点离京200公里”的标题新闻刷爆网络。“黑心窝点的‘毒塑胶’如何一路躲过监管,走进学校操场?”引发强烈关注。

6月22日,教育部表示,对确认不符合质量标准的塑胶跑道,将立即进行铲除,暑假期间对近期新建的塑胶跑道进行一次检测和排查。对造成体育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甚至“有毒”的相关责任人,要坚决予以严肃查处,决不手软。

6月23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谈及“毒跑道”问题时表示,各级政府非常重视,教育部门已经采取了坚决的措施。

二、总体舆情分析

从舆情数据反映的舆情热度来看,北京本果舆情数据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6月11日至6月23日监测期间,近期全国多地发生的校园“毒跑道”事件引发的信息发布量高达近12万条!若把该事件的网友参与新闻评论、微信相关信息考虑在内,该事件引发的舆情关注度整体将更高。“毒跑道”事件相继被曝光及前期相关事件的叠加堆积,汇聚成为近期社会关注度暴增的舆情事件。

图1. 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舆情趋势图

(注:单位:条,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6月11日至6月23日)

从舆情走势及驱动事件看,6月12日,西城区教委称北京白云路小学塑胶跑道调查结果符合国标,“符合国标却有毒”引起舆论较大争议,当日信息量有较大幅度攀升。6月14日,作为中央媒体的央视介入报道北京平谷六小“毒跑道”事件,带动舆情信息量大幅增加。

6月17日,北京白云路小学塑胶跑道被拆除,事件带动了17日、18日报道和关注信息的增加。

6月21日至23日,央视重点报道的“毒跑道”生产加工窝点及流向问题、教育部等部门的发声都使得“毒跑道”问题关注度陡增,再次引发媒体的接力报道和社会公众的强烈关注和跟进。

由于“毒跑道”事件出现较多,容易引起争议的发言随时可能出现(如“北京平谷区教委官员‘个别的小孩他火气比较大的话,容易流鼻血’”言论)。伴随着事件报道信息的增多和新闻评论信息的出现,以及网友进一步参与讨论,初步预测该事件在不再出现重要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整体舆情热度会在近期维持高位,之后缓慢走向衰落。

从舆情信息类型分类看,共收集相关舆情信息119493条。在报道媒介上,微博信息占比最多,约占62.4%;新闻信息次之,为28.6%;论坛信息量占比为9.0%。可见网友在自媒体对事件的关注和跟进的热情高、力度大。

图2. 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舆情信息类型分类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2016年6月11日至6月23日)

从事件发酵过程中媒介的作用看,事件最初由重要媒体介入报道,继而受到网友关注从而推高微博、论坛网友的参与和转发,新闻媒体接力跟踪报道、评论将事件的关注度维持在高位。

三、媒体报道与评论

在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重点监测时间段内(6月11日至6月23日),众多媒体发布了大量的报道信息、评论信息。

以下选取了在众多新闻评论中的具有代表性、态度鲜明、有见地的文章摘要,多篇文章从部门监管、市场竞争、行业立法、舆论支持等多角度对近期的“毒跑道”事件进行了解读和分析:

(一)、新华社:“毒跑道”生产窝点被揭出凸显监管形同虚设

塑胶跑道质量安全问题折射出监管的缺失。《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确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然而,一批批来源不明、品种不清,甚至存在有毒成分的废料和橡胶垃圾,经过简单粉碎、粘合之后就成为塑胶跑道的原料,进而被铺装到校园中,这显然属于“流失”,且可能再次“污染环境”。如此大摇大摆的违法行为未能及时得到制止、纠正、惩处,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也明确要求,产品要有质量检验合格证明、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而大量塑胶跑道原料为“三无”产品,直接反映出监管缺位问题。

监管乏力自然问题丛生。一条塑胶跑道,从招标、采购、铺设、验收到正式投入使用,涉及教育、质监、工商、环保等多个部门。多个部门管不好一条跑道的尴尬凸显,必须切实厘清监管职责、做好分工协作,共同织就防范“毒跑道”的监督网。

事关教育的产业都应当是良心产业。作为在全国各地推广已经10多年的技术,塑胶跑道的质量安全监管工作不能再得过且过,更不能成为一笔职责不清、要求不明的“糊涂账”。完善相关标准、落实法律法规、补齐工作短板,还校园一个安全、环保、健康的环境,是相关监管部门必须补上的一课。

(二)、国家强制标准不出 毒跑道事件不止

仅仅去年一年,“毒跑道”就至少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北京等7个省市,但几乎没有哪一个“毒跑道”不符合国家标准。当绝大多数人依据经验得出的事实推理,与标准之间发生矛盾,恐怕,标准本身就很值得怀疑。

具体到塑胶跑道上,目前,被广泛运用的国家标准——《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对跑道的化学危害方面规定的检测项目,只有寥寥7种。业内人士认为,这几种被限制的有害物质,根本无法覆盖塑胶跑道可能散发的有害化学气体。而更糟糕的是,这一国标,还只是推荐标准,并非强制标准。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有不良商家供应了不符合国标的产品,也可能追责无据,这无疑给许多一味追逐利益最大化的生产供应商壮了胆儿。

好的规则能使恶人向善,坏的规则能使好人从恶。如果一个直接关系青少年身体健康的行业,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则,仅靠自觉与良心来支撑,那可以肯定地讲,“救救孩子”的呼喊,绝不是庸人自扰、杞国之忧。

(三)、《南方日报》:“毒跑道”源于市场无序竞争

在江苏等地“毒跑道”被曝光后,不少人便开始思考:“毒跑道”为何在短期内集中出现?人们大致将其归因于三方面原因:政府部门监管缺位、施工单位牟取暴利以及国家检测标准过时。实际上,三者存在一定的逻辑关联,都源于塑胶跑道市场目前的无序竞争状态。

中小学塑胶跑道项目,一般通过公开招标来落实施工单位,单位承接项目后“包工包料”“全权负责”。虽然投标前施工单位需提交相关资质证明,但由于校方无权限制其转包,且对工程本身不甚了解,最终校方的监督和验收都不过聊胜于无而已。有媒体调查发现:尽管国内橡胶材料价格持续攀升,许多厂商开出的承建费却越发便宜。施工方正是靠层层转包来弥补二者之间不断扩大的差价,为赚取尽可能多的利润,位于最后一端的施工者便可能采用由废轮胎、废电缆等废料粉碎的低廉材料来填充跑道,为跑道安全埋下一颗不知何时会突然爆炸的哑弹。

(四)、《新快报》:公共治理为何总是落后于舆论披露?

伴随媒体的跟进,相信会有更多关于“毒跑道”的真相被爆出。倘若回过头来看“毒跑道”事件,真正令人遗憾与愤怒的,可能仍不是种种不堪的真相与内幕,而是如此真相和内幕的披露,依旧是由媒体“暗访”而得以发现。“毒跑道”就在那里,刺鼻与对身体有害的跑道气味,几乎每一天都可以被旁人所呼吸到,然而,对“毒跑道”的治理为何又落后于舆论?

为什么“毒跑道”的问题总是无法被提前发现?隐患为何不能被提前地避免,最终成为新闻的富矿?

停滞与缺失的监管,提示我们有必要重新打量到“塑胶跑道热”。如今,为中小学引进塑胶跑道成为一种“潮流”。潮流之下,自然就会忽略其他。当潮流和相应的约束不同步,自然就会催生出“毒跑道”的产业。

有一种观点认为,应当取消中小学校的塑胶跑道,进而用更生态的沙土跑道来替代,这是国外不少中小学甚至大学的通行做法。一刀切地来取消中小学校的塑胶跑道,当然难免因噎废食,但我们确实有必要对当下的“塑胶跑道热”进行一次深刻的反思,至少应当对当下已配置的中小学塑胶跑道进行一次仔细的检测,以让“毒跑道”从校园里彻底消失。公共的治理不能总是落后于舆论的披露,像媒体一样,对“毒跑道”治理需要多一些暗访精神,需要多一些较真。

(五)、《新京报》:“毒跑道”治理岂可“不报不动”

不知道这一轮的舆论热度会持续多久。但从既往的舆情轨迹看,恐怕难逃宿命,“不报不动”,“报一报、动一动”。据新华社报道,早在2003年底,就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虽引起了一定重视,但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到2015年,全国至少15个城市集中爆发“毒跑道”风波,而在当地部门“整改”之后,今年“毒跑道”再度发生。

媒体的疑惑同样是社会公众的不解,在“毒跑道”的问题上,为何每次都是“高度重视”之后,然后一切归于沉寂?这种高度依赖事件爆发、舆论曝光的怪圈何时才能打破?

如此,当含糊、乃至缺失的标准遭遇经由行政命令催生的爆发式市场机遇,必然泥沙俱下,不出问题也难。这也正是这一问题“复杂”的深层原因所在。

在毒跑道系列事件中,即便各地有所行动,很多时候,仍止步于浅层的“危机应对”。报道引起社会关注了,有些地方不是本着对孩子、对国家负责的态度,深入调查、严肃查处,采取扎实严密的监管,而是观望、等待,有些地方只要仍然没有被镜头聚焦,就几乎毫无行动。

这样的应对,与其说是“治理”,还不如说是“敷衍”。这其中,事涉教育、质监、环保等多个部门,贯穿政府、市场等不同层面,固然是问题棘手的原因,但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责任与担当的缺失,也是“毒跑道”泛滥的根源。

专家和媒体以及孩子们的身体早已发出预警,并在跨度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指出风险所在。接下来,应该是地方政府、监管部门起而行之。

四、网友跟进及观点

统合分析网友对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发表的观点和看法,对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简要梳理如下:

(一)、认为相关部门对“毒跑道”监管、惩治不力:

@东北辽宁小伙子:谁之过?法律不全?不严?还是监管部门不作为,贪赃枉法?还是校长学校监管员不知道?闻不到?这么多环节,最后还能让孩子受到伤害,甚至不育,死亡???

@joycek007:明明监管不严,官官相护下,也能厚颜扯上“中国国标”。

@Night-Sashay:除了良知,社会缺少有效监督,太多的形式。

@蓝色的海浪77:贪腐,监管缺失,黑心商人,毒害儿童!

@一粒沙23463:国家养了那么多监管部门,干啥吃?环保部门,质量部门,养了一群猪,。

(二)、认为“毒跑道”的生产者唯利是图、利欲熏心:

@戒指六月份才能戴在手上宝宝伤心:伤害儿童来获取利益,你们的脊梁是断的,不配为人。

@海东青空间:旧轮胎应该是没有毒的,劣质胶水挥发的毒性吧?毒跑道更像是人祸!

@小金鱼泡:利益最大化没错,错在无良心。

(三)、认为“毒跑道”进入校园涉及利益交易:

@语文1974:问问该官员吃了多少回扣?贪污了多少?想用孩子身体不行掩盖过去?

@jshsbhsjwbaj:不是说当地教育局指定的吗?

@吸血YY:有工程有利益链

(四)、强烈要求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惩处:

@杰瑞lk:既然爆出来了就要大力整改,惩罚相关责任人。

@累疯:哪里有毒跑道,教育局长抓起来,不就解决了

(五)、希望国家尽快出台相关行业标准:

@我家有个微笑宝:尽快出台国家标准吧!

@Goblin-hadag:我就说嘛,轮胎安装在汽车上天天上路也没啥问题,为什么变成跑道就有害了

五、舆情启示

近期“校园‘毒跑道’”事件再起风波,从事件本身、信息传播等角度梳理事件可以发现:

从“毒跑道”事件本身角度看,“毒跑道”引发学生流鼻血、呕吐等严重健康问题,不仅是父母,社会和媒体都对较年幼、弱势的中小学生珍爱有加。更有甚者,“毒跑道”一直不断被披露,却从未被根除。对影响学生健康的“毒跑道”事件的高度关注是全社会不安、愤怒情绪的自然表现。

从“毒跑道”事件传播角度看,“毒跑道”事件非一日之现象。近期相关事件再次发展成为热点的原因在于:

第一,重要媒体的介入报道。媒体近期加大了对“毒跑道”事件的报道,尤其是中央电视台的披露报道,加之相关新闻媒体对央视报道的细分报道和广大受众的参与,极大地推高了舆情事件的走热。

第二,涉事主体的不当言行。“跑道符合国标”结论、“学生流鼻血是因为火气大”言论等与人们逻辑常识明显背离,引发媒体和网友对其推卸责任企图的吐槽。“槽点”反映到舆情上则加大了事件相关信息的传播量。

建议教育等部门及时、真诚回应社会关切,在出现类似事件时面对舆情要谨言慎行,“快报进展,慎报原因”。更重要的是要回到教育部门的本职——对学生的健康和学习负责上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