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舆情快报舆情专报“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 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舆情专报】“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 事件网上舆情研究报告

​​2018年10月15日,江苏扬州杭集镇拆违现场,业主与拆迁队发生冲突后驾车两次冲撞拆违人员和群众,致2人死亡、8人受伤。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各大媒体纷纷集中报道,迅速形成一个新闻热点。

本果公司舆情分析团队从舆情角度出发,对围绕该事件的网络舆情发展态势进行了定量定性分析。

一、舆情事件过程概述

10月15日上午7点左右,江苏扬州杭集镇中心广场附近,拆迁队与一名业主发生冲突。业主韦某开车撞向拆迁队,目击者称现场有人死亡多人受伤。

案发现场(图片来源:新京报视频截图)

案发现场(图片来源:新京报视频截图)

随后,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理委员会发布公告,拆除的为侵占河道的违章建筑物。目前,肇事者已被控制,相关调查正在进行之中。新浪、网易、凤凰、东方网、腾讯新闻客户端、腾讯视频、新京报网、上游新闻、海外网等媒体转载报道。

腾讯、江苏广播电视台转载新京报网《扬州拆违冲突致1死9伤续:家属称事发前肇事者曾遭殴打》中指出:肇事者的妻子王琴反映,事件由拆迁冲突引发,冲突中,拆迁人员曾对其丈夫实施殴打。新京报网文章已下线。

10月16日,澎湃新闻报道,涉事拆迁公司——扬州市广陵区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留了扬州广陵区市场监管局(原工商局)干部戴进余的手机号码。戴进余表示,是沈成超(成功拆除公司法定代表人)出具了委托书及身份证复印件后,他帮忙代办了营业执照,所以才会在工商登记资料中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沈成超曾表示,戴进余既非成功房屋拆除公司的股东,也非实际控制人,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凤凰网、搜狐新闻客户端、新浪、网易、上游新闻、南阳网、中华网等转载。

10月16日,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理委员会二次通报指出,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于2018年7月5日发布公告,要求侵占河道的建筑物、构筑物、坝头由业主5日内自行拆除;2018年7月7日,向韦刚户下达限期拆除通知书;2018年8月13日,再次向韦刚户下达清除告知书。但该户始终不予配合。

澎湃新闻《扬州轿车冲撞拆违人员续:拆迁公司老板否认参与,官方正调查》:成功房屋拆除公司法人代表沈成超表示,该公司并无员工参加对韦刚房屋的拆违行动。前去拆违的是安徽籍男子陶某打着公司名义前去。15日上午陶某曾找到他,要求他补盖公司的公章,以获授权合法实施房屋拆除,但遭其拒绝。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组宣办副主任陈绍忠则表示,10月12日,广陵区成功拆除公司派代表、业务经理陶冉,与杭集镇防汛防寒指挥部签订合同,约定由其负责拆除阻挡泄洪通道的违章建筑。合同签订时,该公司还加盖了公章。现场指挥房屋拆除的也是成功拆除公司的员工,因此,可以推测沈成超对其公司参与拆除涉事违章建筑“全程知情”。新浪、环球网、东方网、海外网等媒体转载。

10月18日,@平安江苏关于扬州拆违事件的案情通报,目前已对韦某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陶某、张某、颜某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其他涉案人员和违法犯罪线索正在全力侦查中。​

10月19日,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委会官网发布杭集镇镇长叶华等5人停职调查通告。​

截图来自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委会网站截图来自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委会网站

二、事件总体舆情分析

从舆情数据反映的舆情热度看,北京本果的舆情数据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10月15日至10月21日,“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引发的网络舆情信息发布量约3000条,评论量高达数十万条!网友在微博、微信上对该事件的讨论热度很高,对新闻信息的跟进参与程度也很高。把该事件相关的信息发布(不含评论)量进行统合分析,形成如下趋势图。

图1.“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舆情热度趋势图​

(注:单位:条,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10月15日至10月21日)(注:单位:条,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10月15日至10月21日)

从舆情走势及驱动事件看,10月15日,新京报网报道《扬州业主遭强拆开车撞向拆迁队目击者:有人死亡》。之后,该事件信息扩散范围增大,包括微博、论坛、贴吧和新闻媒体在内对此进行了关注,网友围观热情高涨,对该事件从各个角度进行分析。据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管委会网站的最新通报,杭集镇镇长叶华等5人被停职调查。

结合该事件的性质和热度,事件涉及的违建、强拆、黑社会等都将成为社会近期讨论的焦点,初步判断该事件的舆情态势会在近期逐渐走弱,但仍会有一定量的信息出现。

图2.“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舆情信息类型分类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10月7日至10月21日)(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监测系统,数据时间段为10月7日至10月21日)

从舆情信息类型分类看,监测期间内,在报道媒介上,微博信息占比最多,约占41.96%;新闻信息次之,为20.91%;图片类信息量占比最少,为0.03%。

微博信息的高占比反映了自媒体端网友的强烈关注和积极参与。7天之内,“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相关微博话题共建立16个,如:#扬州拆违事件#、#扬州拆违事件通报#、#警方通报扬州拆违事件#、#扬州杭集强拆#等等。其中#扬州拆违事件#的阅读量达5817.9万,讨论人数达5799人。

三、新闻媒体观点

“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媒体发布的新闻评论观点主要集中在暴力强拆或拆违、行政强制委托、正当防卫、利益输送等方面。以下是媒体评论摘要:

1、《澎湃新闻》:拆迁“产业链”不能再持续了

据官方通报披露,陶冉是以扬州市广陵区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名义与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签订的《委托拆除协议》。也即,尽管背后有政府背书,但仍是企业而非政府进行拆违。这显然是不合法也不合理的。拆违属于行政强制行为,须依法进行。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权不得委托。扬州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无视法律规定,委托拆迁公司拆除,或许确有难处,但事实上已经产生了恶劣后果。即便撇开韦刚驾车撞人一事,陶冉等人的拆违行为也极为恶劣,雇用20多人“维持秩序”,指使拆违人员砸坏玻璃门,搬出违建房内物品,捣毁门前摄像头,摔坏当事人手机……这些野蛮粗暴的行为,假“政府许可”的名义而行,不仅损害了民众利益,也败坏了政府的权威和公信力。法律有明确规定,而地方政府部门依然我行我素,随意将严肃的拆违事宜委托给企业,除了效率方面的考虑之外,不能不说,这中间或许存在隐秘的利益链条,政府不出面,将拆迁委托给公司,公司又雇佣黑恶势力暴力拆迁……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拆违公司的联系电话,竟然是扬州广陵区市场监管局(原工商局)干部戴进余的手机号码。巧的是,成功拆除公司的注册地址(扬州市工人新村5幢206室),正在戴之前所任职工商局的辖区范围。种种迹象表明,这起拆违事件并不简单,目前披露的信息仍远远不够,有待于进一步披露。但无论如何,以公司之名搞暴力拆迁的做法,不能再持续了。

2、《长城网》:“拆违”岂能委诸拆迁公司

在当地官方通报中,涉事房屋属于“阻水违章建筑”。可有当地居民称:该房屋矗立在那已近20年。女主人王琴则表示:早已拿到土地使用证。那这究竟是依法拆违,还是非法强拆公民合法建筑?不免令人疑窦丛生。即便拆违,那也只能是由具有相关执法权限的政府职能部门依法定程序进行。

可在该事件中,则是“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委托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但拆违事宜可以委外吗?《行政强制法》明确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权不得委托……可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却自己当起了“撒手先生”,把拆违事宜全权委托外包,俨然只要能把违拆掉就好;而涉事公司人员则大清早5点多上门拆违;那又如何能有效防控不择手段的违法强拆、暴力强拆之类行为的发生,乃至由此滋生恶性事件?而一旦恶性事件不幸发生——不管是拆违方侵害了“违建户”,还是“违建户”侵害了拆违方;作为违法委托方的相关部门,又如何能脱得了干系,回避掉责任的承担?

3、搜狐—狐度:“执法者控制拆迁公司”如何解释

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留的是扬州广陵区市场监管局(原工商局)干部戴进余的手机号码。这个关键细节曝光后,被卷入的戴某极力撇清,表示“公司跟我没有关系”,号码出现在工商登记资料中,是因为帮忙代办了营业执照。只看工商登记信息,还很难断定戴某就是实际控制人,不过有些细节可以提供参照,比如成功房屋拆除公司的注册地址,恰恰在他之前任职的工商局辖区范围。退一步讲,即便戴某没有参与到拆迁公司的运营中,代办营业执照这种过从甚密的关系背后,有没有利益输送?

韦某房屋被强拆,理由是“违章建筑物”。其妻子提到,房屋早已拿到土地使用证,2010年翻新成两层。而在最新的通报中,当地政府部门表示,今年7月5日后,多次下发要求自行拆除的通知。但如果加盖违法,一开始就该制止,为何任由它成为历史遗留问题?有当地居民表示,房子住了几十年,对强拆感到意外。说拆就拆,合法未必合人心,至少说明执法者无法带来稳定的预期,政策尺度说变就变。而且,即便是违章建筑,从认定到拆迁,也有法律程序可走。如果执法者都依循程序,最后还会演变成这样的悲剧吗?

此次事件的伤亡者,大部分都是拆迁公司员工,从衣着打扮不难看出,他们多是农民工,生活在社会底层,拿着微薄的工资。多数时候,土地变现的红利也不会落到这个群体头上。这揭示了最为残忍的一面,被推向矛盾前台的,除了一线执法者,还可能是在城市拆迁利益链最底端讨生存的底层民工。于是,强拆冲突变成了一副底层社会相互伤害的惨烈图景。如果戴某被证实为拆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是讽刺的奇观。执法者变收割者,在风险叠加的拆迁领域,借着远离一线强拆现场的安全,隐秘地收割财富。这种最不堪的版本,也许只是外界的想象,但要证明一切纯属巧合,至少得拿出可信证据,而非回避关键问题。

四、网友跟进及观点

统合分析网友对“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发表的观点和看法,去除无关、无效信息,对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进行简要梳理,结构对比如下:

图3.“10·15扬州拆违撞人案”事件网友观点分布​

(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统计分析,数据时间段为10月15日至10月21日)(注:数据来源于北京本果舆情统计分析,数据时间段为10月15日至10月21日)

(一)、同情甚至赞扬肇事者:

@元小弟:强拆不给人家活路,人家死也要拼一下的,英雄的抗强拆业主,敢于对抗强权就是人民英雄。如果每个人都有这样英勇无畏,中国人民就真的站起来了。

@梦剑蜀黍: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嘎嘣脆Jerry:评论里说那些人被撞的无辜的人,我想问你们一下,日本人以前侵略中国的时候,他们也是打手,不该杀吗?一个是中国大家,一个是自己的家,不是被逼急了谁会用这种极端的手段解决?

@貓尐團:保家卫国!保家没毛病啊!

@访民律师王学明:正当防卫,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海水为什么这么蓝2018:捍卫家园保障人权权益,合情合理合法!

@股道026:撞的好,强拆,无法无天,不能法制就要人制

@蓑羽鹤-Z:撞得好!敬佩这位大哥,用自身维护中国法律!每个人都有这个勇气,何来的拆迁队?

(二)、质疑背后是否存在行政违法行为:

@新亭XL:注意视频中的话,“探头摘了之后就开始拆”,为什么违建拆除需要拆下探头?为什么被拆下安防监控的辖区公安部门没有及时到现场查看情况?为什么群众在遭遇侵犯时没有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求助,或者说为什么没有得到帮助。这中间是否存在行政违法行为,是否存在职务犯罪,渎职、收受贿赂等违法行为

@80年代愤奋青:死者为大,这种事,没有谁对谁错,错的是国家的政策,法律不能保护好公民的合法权利,逼迫走这种极端,人民的公仆变成了刽子手,只要功绩,不管老板姓的死活

@鬼1厉:都是无辜的人,真正的主谋估计还在办公室喝茶谈笑,到后面屁事没有!!!可悲可怜啊。

@欧沐森Oumuson:官商勾结,打黑扫除在这个视频新闻下,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让世界看看中国

分享到: